安裕

生 命 (原创)

天际凡尘:

 

生  命

文 天际凡尘

  

 敬重生命,珍惜生命,爱护生命,拯救生命,是人类社会文明的标志,也是文明与野蛮的分水岭。

 看到一幅图片:一条交通公路上,车辆川流不息。忽然,相向奔驰的车全都纷纷不约而同地减速刹车停靠,驾驶员面带微笑地注视着一位警察,他前面带路,后面紧跟着一对野鸭。鸭妈妈昂首阔步,十几只小鸭一路纵队,紧随其后,横穿马路,场面令人感动震撼。稍顷,鸭群顺利穿过马路,未料一只小鸭不慎,掉进路边的积水排放井口,拼命呼救。鸭妈妈见状,急得“嘎嘎”大叫,却又无可奈何。小鸭们惊恐不安地“守望相助”,又爱莫能助。人行道上的行人立即伸手,救出了落井小鸭。路人井然有序,目送这队野鸭母子走下公路,走进湖水之中。

 看到一篇文章:德国人乔纳斯花费十年积蓄,买了一辆红色法拉利,爱之入骨。一次,他开着法拉利,送一位美国朋友去机场。法拉利快速奔驰在装有护栏的两车道公路上,却不知前方树丛中,爬出一只刺猬,缓缓爬上公路,而且看它大腹便便的样子,还是一只怀孕的母刺猬。当乔纳斯发现时,已相距刺猬仅仅五十码。美国朋友惊呼,似乎已看到母刺猬血淋淋的尸体。未料,乔纳斯果断踩下刹车,法拉利刮擦、碰撞着护栏,发出尖锐的刺耳声。刺猬本能地卷成刺球,法拉利停车时,相距刺猬仅仅五码远。刺猬见险情解除,慢慢伸开身躯,缓缓爬进树丛。乔纳斯望着惨不忍睹的法拉利和护栏,心疼地说:“三十万英镑没有了。”美国朋友问他:“为何不开过去?只不过是一只刺猬。”乔纳斯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不忍心,那毕竟是鲜活的生命。”

 看着这一幅图片,一篇文章,心里久久难以平静。

 设想,同样一群野鸭一只刺猬,尚若落入野蛮人手中,也许早已成了一盘美味佳肴。落进财迷手中,也许就变成了金钱。或者借苗生种,办起了野鸭养殖场,刺猬繁殖场。

 一个正直善良之人,首先体现在对生命的敬畏和珍惜。犹如那些甘愿为野鸭停车让路的人们,那位宁可自己遭受巨大损失,也要保护生命的乔纳斯,还有千千万万为守护生命,而做出默默贡献的人们。

 相反,一群凶恶扭曲之人,首先也表现在对生命的藐视和践踏,甚至杀戮。当有人主动停车,为野鸭让路时,或许正有人举着猎枪,疯狂屠其他生灵。当乔纳斯甘愿遭受损失而保护刺猬时,不是正有人发动各种战争,杀戮平民百姓吗?

 话题再展开一点。医生是一种神圣职业。但尚若医生长着一张阴阳脸,阳脸天使心肠,手执手术刀,要为一个病人切除肿瘤时,阴脸魔鬼夹着眼皮,指示“肿瘤切一半,留一半,以便生财有道。”那还谈什么神圣,纯粹就是魔鬼。

 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,不但体现在物质的极大丰富满足,科技的高度发达和先进,更要反映在精神世界的完善完美,健康健全,否则就是“四不像”。

 事实上,任何个人,任何国家,只要打着文明的旗帜,做出的却是残害、杀戮生命,这样的所谓社会文明进步,永远没有任何实际意义。

 

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3)

  1. 安裕天际凡尘 转载了此文字